矫情的宅姬腐

【朝耀·女体】CARNELIANS Chapter 1 (1)

朝耀女体,时尚圈(好吧细节全是我瞎编的)设定,设计师罗莎x模特王春燕,ooc轻喷。

文笔有点渣,各位看官多多包涵。

——————————————————



伦敦,十二月,华灯初上,街巷敷雪。

罗莎站在摄影棚门口浅灰色的墙边,背脊笔直,指尖有一搭没一搭地在最新款iPad的屏幕上滑动。染就淡淡珍珠白的甲片像早樱花瓣,敷在纤细的指上,仿佛半融的新雪。

妆容精致的助理踩着Jimmy Choo迅速而不失优雅的走到她身边,轻声道:“模特、摄影、灯光已全部就位,可以开始拍摄了吗?”

罗莎锁住iPad,缓缓抬眸。她的目光越过镜片的金丝边框,仿佛不经意般在不远处身着华服的丽人的背影上微微一滞,旋即低下,从鼻音中哼一声表示同意。

助理仿佛大赦一般匆匆离去,足上的水钻光芒在光洁的地面上被踩碎,生生晃了人眼。


没有人知道罗莎·柯克兰为什么突然提出让王春燕做RoYan今年秋冬系列成衣的代言。

一屋子衣冠楚楚、恨不得每一根头发丝儿都从根精致到尾的时尚狂人们面面相觑,终于在一片如冰面般脆弱而诡异的沉默中传出了一个尾音发颤的声音:“额……王春燕身为亚裔,外形条件好像不太符合RoYan的定位……”

身着Dior高定的罗莎·柯克兰只漫不经心般的坐在长长会议桌的一端,左手指尖轻轻摩挲着海蓝色手工刺绣上镶的一枚珍珠,目光从一张张掩饰不住心虚的面孔上扫过。

那目光就像毒蛇冲你脸上嘶嘶吐过滑腻冰凉的信子,几个人的内心掠过绝望的念头。

果不其然,罗莎含着冰碴子的声音嗖嗖嗖地飞了过来:“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们成了RoYan的总设计师了。”

果然来了。几个长年和罗莎接触的在时尚圈有头有脸的前辈级人物忍不住呜咽一声,按住了太阳穴。

能受得住半小时掺着各种脏字的刻毒谩骂羞辱还坚持己见的绝对是死人。

其实人人心知肚明:所谓RoYan秋冬成衣发布前内部会议一向只是个敷衍到不能再敷衍的形式。就像每一个有罗莎·柯克兰身影的大大小小的meeting,永远以罗莎的强势意见收场。

这个名门出身、17岁在时尚界崭露头角、19岁从牛津退学后被各奢侈大牌疯抢、21岁成为某大牌艺术总监、26岁创立个人品牌RoYan的罗莎·柯克兰,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独裁主义者。偏偏时尚圈恨不得将其全部的璀璨光芒,加冕于这个刻薄恶毒的年轻女皇。

会议匆匆结束。罗莎施施然起身。她身后大片的透明玻璃落地窗后印着只有这个高度的楼层才能看到的、伦敦特有的铅灰色的天空,像不谙美术技巧的初学者只是一味老实地涂抹,厚实且密不透风。

还未来得及离去的、一屋子资历或深或浅的时尚圈人士们不得不心情复杂地承认:这样铅灰的画布背景配上罗莎金发垂曳的纤纤身影,活像一副应被挂在卢浮宫中的印象主义素描。

“好一尾美女蛇。”有人咬牙切齿低声喃喃。


时光、灯光、幕布飞快换转,美女蛇罗莎立在摄影棚的一角,身边人员穿梭,搀着法语、意大利语、日语腔调的英语吵得她耳畔嗡嗡乱炸。iPad屏幕闪着幽幽蓝光,上面是王春燕为史蒂文·梅塞拍摄的一组照片,优美的胴体折射出简洁的金属色。

年轻的摄影师来自日本,叫本田菊,和罗莎有过不少次合作,性格温和,是最近罗莎在时尚圈提携的新人。他显然是习惯了与罗莎喋喋不休的毒舌一起工作的,如今半天不闻其声,不禁放缓了按下快门的动作,向罗莎的方向投来询问的目光。

罗莎细眉轻皱,硬生生将本田菊的目光瞪了回去。

这异样的沉默,别说本田菊不适应,连罗莎自己都觉得可笑且悲哀。仿佛一层匆忙糊起的石膏壳子,粗糙而生硬地罩在自身的周围,却不顶任何作用。

罗莎没有丝毫犹豫地承认,王春燕比八年前更美了。

就像一枚被人握在掌心中的蓝田美玉,在与手心和指节的亲密摩挲与呵护中愈发莹润娇丽,光彩照人。闪光灯下的模特身上的纯黑色小礼裙手绣着层叠的复瓣蔷薇,蓬松的黑纱裙摆掐着纤腰,鲜红的绣花披肩上镶的风毛映得一痕锁骨分外楚楚。将RoYan品牌定位的“Classic(复古)”和“Elegant(典雅)”诠释到极致。

上天厚爱,赐予王春燕这样优厚的物理条件。用有“时尚圣经”之称的法国版Runway的主编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的话说,便是“上帝求了Auguste Rodin几十年,才借他的手雕刻了这样令人惊叹的东方美人”。

罗莎没有老对头这么肉麻,她只是保留着八年前她初见王春燕的第一意见。

“她注定会身着Valentino或Chloe的高定礼服,翩翩走过只属于她的镁光灯和光晕灿然的T台。她注定不仅属于这一个时代,还会穿越所有世纪。”

耳边快门的沙沙声响温柔地包裹着她的耳膜,仿佛剪刀在轻纱绫罗上裁过,罗莎一瞬恍惚,仿佛还是七八年前逼仄的阁楼之上,各种图纸和昂贵衣料在零零碎碎的角落堆砌。

而如今,她只能在来往匆匆的人影中悄悄打量着那个在镁光灯的耀目白光下身姿窈窕的名模,心口渐渐涌上一股莫名的酸涩。


王春燕在换衣的间隙,极力望向那个藏匿在灯光昏暗处的身影。

八年的岁月或许会消磨年轻容颜的鲜妍,但却会将真正的美人在时光的风雪中冰封,凝成亘古的经典。朦胧的光线勾勒出金发女郎灰蓝色羊绒手制高定的风衣,下摆深黑的绸缎长裙闪着钢琴般精致的柔光,映得那人仿佛古堡中积着薄薄尘霭的都铎时期的油画,矜持贵重的优雅,又蒙着一层薄刺。

还是那种一如既往的、不可一世的高傲啊,王春燕咽下一缕涌到唇边的苦涩的自嘲。

无论她蜕变得如何华美动人,那人挑剔的目光从未撇过一丝到这里。


拍摄终于在午夜前结束了,每位工作人员都在心中小小欢呼一声。罗莎的余光瞥到王春燕进了换衣间,对助理说:“你先回去吧,叫司机在楼下等着。”

助理眼角精心晕染的的金棕色眼影已微微模糊。她强行藏下不用和刻毒上司同车的兴奋,“Yes”都没说清晰就踩着高跟鞋噔噔噔跑向了电梯。

罗莎在心里翻个白眼,思量着来日一定炒了这个不知叫什么名字的蠢姑娘。

她在iPad上简单翻阅着本田菊为王春燕拍的照片,是没有经过任何PS的最初版本。

做出月光样惨白效果的灯光,投在王春燕本就白皙的脸颊上,愈发衬得她像一尊精心修饰的象牙雕塑,少了几分生命的色彩。特意作出凌乱效果的双丸子头留下的碎发看似随意地搭在削肩上,又是别有一番风情。亚洲人的脸庞细腻不失轮廓感,挑起了RoYan一整个秋冬系列的高定。

很完美,纵使挑剔刻薄如罗莎,也不得不满意。

“罗莎小姐。”身后蓦然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介意和我一起走吗?我的助理先回去了。”

罗莎挺直的背脊凛凛一僵,仍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淡淡嗯一声。

灯还没关,本田菊和他的teammates大概会在摄影棚隔壁的临时工作室一个通宵,对今天的照片进行初步的筛选和处理。摄影棚中的人已然散去,只余下她们二人。

两人沉默地立在电梯前,百无聊赖地看着数字由“1”变作“2”再变作“3”。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脂粉香气,两人不知是谁点了Dior的真我香水,蜜桃柔美多汁的果香刺得人无端鼻腔发酸。

亚洲女子率先打破沉默,声音似乎含着笑意:“罗莎小姐自从担任艺术总监后就从未和我有过合作呢,怎么突然有兴趣了呢?”

罗莎目不斜视,白玉似的下巴昂一昂:“只是觉得王小姐适合罢了,没有别的意思。”顿一顿,又欲盖弥彰似的补充:“王小姐身为国际名模,能为RoYan这个小众品牌代言,我倒觉得荣幸。”

王春燕唇角微弯不再言语。

电梯上方的数字不知不觉变为了“20”。还有一层便到她们所在的楼层了。罗莎迫不及待般向前迈了一步。

“罗莎。”

罗沙下意识回头,却猝不及防被纤细漂亮的女子紧紧搂住。Dior丝绒小牛皮高跟鞋仿佛承受不住,在地板上一滑,连着两人都扑倒在电梯门口的地板上。

这个拥抱,她们彼此忍耐了六年。


———————————————————————————————

我很心虚……感觉这俩人没什么感情上的互动。但放心,下一章节就有了哈哈哈。

这种又酸又矫情的文笔,不愧是我啊……

在评论区评论的都是阿玖的小天使么么~

( @枉之 我更文了,你呢?)





评论(2)
热度(51)

© 河西玖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