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情的宅姬腐

【朝耀·女体】CARNELIANS Chapter 1 (2)

上一篇竟然还有不少人感兴趣真是吓到我了……真是谢谢各位看官能耐着性子看完哈,希望以后长期关注,有什么意见在评论区提出,阿玖会回复并改正的。

话说回来没有人吐槽“RoYan”这个编得很草率的名字么……就是Rosa+Chunyan嘛,,哈哈哈。

——————————————————




电梯的数字终于跳跃到了“21”的位置,却没有人再去在意那扇缓缓开启的愚蠢的门。

两人都微微喘息着。红唇相对,吐着稀薄的热气。

沉默半响,王春燕突然抵住罗莎的额头,琥珀色的眼瞳在忽闪忽闪的睫毛后,仿佛乘着一盅酝酿了千年的春酒:“整整六年没见面啊……你就真的对我一句话都没有吗罗莎?”

罗莎微微偏头,用力咬住下唇,饱满的唇瓣泛上一圈病态的红润,鲜血在嘴唇薄薄的皮肤下沉淀,像一痕将萎的蔷薇。

哪怕她已二十七岁,自以为见过了许多的繁华绮绣、人情凉薄,自以为可以用一张精心修饰的美艳皮囊刀枪不入、百毒不侵,在她十九岁时的情人面前,她依旧舌拙口讷,依旧会为她的每一个细微举动而心跳跌宕。

“王春燕,在英国那么多年,你英语说得还可以。”

话音刚落罗莎就闷哼了一声,因为王春燕不轻不重地在她腰上掐了一把。

罗莎身材骨感,腰上却敏感得要命。从前王春燕对其闹脾气时就喜欢掐她腰泄愤,如今这习惯愈发牵出了过去的味道,仿佛一叠被精心绘在生宣上的剪烛时光,因着旧人不小心洒了水慢慢晕染、溢出纸的边缘,无端叫人生出难以复原的感慨。

罪魁祸首的美人儿眨一眨洋娃娃似的长睫毛,嘴角浮上一个小小的梨涡。罗莎却趁她窃笑的功夫膝盖向上一顶。王春燕吃痛,手上按着罗莎的劲儿便松了三分。

罗莎趁机起身,将王春燕反压在身下。海蓝色或银色丝线的精致刺绣,在不见阳光的衣褶处蔓延绽放。精致的绸缎和羊绒发出簌簌的摩擦声,仿佛点燃了暧昧跳跃的淡蓝色火花。

下一秒,她猛地低下头,衔住了如花瓣般柔美的嘴唇。

这个吻来得真是时候。被压在下面的东方美人迷迷糊糊地想。她舔一舔罗莎的唇瓣,细细品味昂贵的唇膏在舌尖残留的淡淡花香,一只手绕到对方的背后,指腹轻轻摩挲着兀起的蝴蝶骨。

好像是同数年前别无二致的一番唇齿厮磨,又好似不同。两人总觉得时间暂短,错过这一刻便是再不从头,所以都是万般的投入与专注,将一星亲吻的小小花火,撩成了足以烧尽辽阔草原的火海。

最终是罗莎先停了下来。还紧紧相缠的唇舌松开,牵出一丝暧昧的银光。

王春燕眼角泛红地抬眼望着罗莎。身体深处的情*欲愈发叫嚣,蒸得眼球上一层蒙蒙的水汽,带着不解的委屈。

微弱的光线在罗莎低垂的睫毛上隐隐跳跃成淡金的小小晕影,遮着一双暗沉的翠色。微微卷曲的金发自耳畔垂下,勾着锁骨边缘,滑过她神色复杂的美艳面庞:“就这样吧,我可不想明天的头条变成‘名设计师和名模深夜幽*会热*吻’。”

妈*的,还那副道貌岸然的假正经样儿。

王春燕在心底狠狠地骂了罗莎·柯克兰万儿八千遍,又在脸上挂上一副通晓人情世故其中利害的笑:“你想得到挺周全。”

这话里拈着明晃晃的嘲讽。罗莎不为所动,拍拍衣服起身,又大发慈悲地伸手扶王春燕一把,便顶着一身明艳的人皮袅袅婷婷进了电梯。


星星点点的雪粒飘飘忽忽地黏在了深色的玻璃窗上。罗莎上半身陷在宽大的真皮座椅上,一双猫样微微眯起的眸子凝视着窗外,灯影幢幢印在一汪沉翠中。

今冬的伦敦倒是多雪。一抛抛的雪花被自大西洋而来的西风纷纷扬扬地撒在空中,落在传统的广场和现代的剧院上,落在崭新的艺术馆和陈旧的教堂前。

镁光灯疯狂闪烁的摄影棚、光线昏暗的箱式电梯门口,仿佛只是一场缥缈而疯狂的梦。裹挟着往昔无法忘怀的回忆汹涌而来,掀起蠢蠢欲动的潮水,叫不再年轻气盛的当事人心中感慨。

眼角余光瞥到一辆黑色的阿斯顿·马丁DBS向街道的相反方向驶离,留下马达轰鸣的隐隐回音。罗莎不知那是谁接了王春燕离开,心中存了个小小的结,拧成一个小疙瘩,咯得人无端的难受。

其实那又关她什么事。过去的烙痕再鲜明,比不过现任的名正言顺。

她将手伸进羊绒大衣的口袋,微微一顿,抽出一张折得四方的便笺纸。淡绿色的纸面上,眼线笔笔锋分明地写着一个女人的电话号码和住址。

估计是电梯前王春燕突然发神经抱她时,偷偷塞进去的。

罗莎捏着纸片,不由轻哂。一张薄薄的纸片仿佛有滚烫的热度,叫她扔也不是留也不是。

若她想找王春燕,大可不必本人巴巴儿地写张小纸条再偷偷摸摸地递给她,她自信凭自己在时尚圈的人脉,想查一个模特儿的联系方式和住址多得是人紧赶着送上来。

只是不想,或者说,没有那么渴望同她再次建立一种较为亲密的关系罢了。

罗莎的右手食指和拇指搓着小纸片的边角,颇为玩味地想,如果刚才两人继续下去了,她们又成了什么?

复合的旧情人?one night stand的对象?潜*规*则的利益双方?

这样想着,罗莎竟不禁轻笑出声,惹得司机悄悄看一眼后视镜。

笑着笑着,就从心头涌上了酸涩的液体,鼓得眼球发胀。

那张纸片被素白的掌心紧紧攥了一会儿,又被人珍惜地对折叠得整齐,小心翼翼地放回了大衣的口袋。

翻涌而上的情感堵在喉口,像一片薄而滚烫的利刃,割开理智的脆弱。


“反正就是这样。罗莎不会再来找我的。”王春燕摊在副驾驶座上,边吭哧吭哧地磨着指甲边闷闷地说。

驾驶座上的东欧美人儿披着白金色的长发,娃娃脸上一派纯良:“你确定罗莎·柯克兰在突然找你合作她个人品牌的秋冬新衣并在亲你后不会来找你?我真是不信。”

王春燕瞥一眼仪表盘上还在不断往上飚的时速:“她本人想不想来找我我不清楚……但就凭她那死要面子的性格,能来就怪了。”

吭哧吭哧的声音停下了,王春燕对着窗户一瞬而过的街灯草草看一眼光亮如镜面的酒红色甲片,将指甲锉胡乱塞回CHANEL GABRIELLE流浪包中,又转头托着腮对驾驶座上的人说:“哦,阿尼娅,我要烦死了。天知道我怎么摊上罗莎·柯克兰这个天杀的死傲娇!”

东欧美人儿也转过头来,紫丁香色的眼睛映着东方女子姣好无暇的面容。

她不得不说,这副驾驶上的女人活该被一尾毒蛇咬死,只因她比克丽奥佩特拉,那位用一袭石榴裙而一度征服了罗马的埃及艳后还要红颜祸水那么一些。

转回视线,轻咬下唇,来自东欧的女子嘴角荡漾开一圈称得上是清纯的笑意:“可是当时你俩分手的时候,是你主动的不是吗?”

她以局外人的身份撕开这层旧伤口的时候,可真是没带半分犹豫。




——————————————————

总之这一更先这样啦,没错我就是个剧情废。

新登场的东欧妹子身份很好猜吧,但她作不作为这文中春燕的CP之一出场我还在犹豫……

评论区留下评论的都是天使~




评论(6)
热度(26)

© 河西玖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