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情的宅姬腐

【朝耀·女体】CARNELIANS Chapter 1 (3)

哈哈哈没错就是这么简短的剧情我给它硬生生拖了三更哈哈哈哈。

连我自己都嘲笑自己的拖沓和不要脸。

话说回来是不是百合向的很冷……感觉我一个人在这里傻不拉几地上蹿下跳……

啊,好冷清好寂寞,我需要评论区的鼓励。

——————————————————




雪停了。银白的月光像一瀑握不住的流苏,倾泻在阳台上,闪烁着水晶般细碎的光芒。

王春燕上身只着一件Chloe的荷叶边饰垂软上衣,赤足站在落地窗前抽烟。她静静凝视着窗外,玉白指尖点着伦敦午夜的灯火,在透明的玻璃窗上留下一群只残一半的指纹。

银辉遍地,YSL的一星烟火寂寞地吞吐着一团团飘渺的烟雾。

公寓面积虽不大,在寸土寸金的伦敦西区却显得格外奢侈。屋内杂乱不堪,甚至没有开灯,不知是LV还是Herms的三四个旅行箱敞着拉链躺得七歪八倒。各种诸如CHANEL的羽纱裙或Valentino的披风被随意地丢在雪白的意大利手工定制沙发上,难以凑成双的高跟鞋流浪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隐隐散发着颓然又落魄的意味。

烟已尽。王春燕从落地窗前回身。

英国的供暖一向令人不满,王春燕觉得肩头发冷,一摸脖颈却又觉得肌肤滚烫,愣一下神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手太凉。眼瞅着身边咖啡桌旁的椅子上堆着一件皮草,她伸手去够,却不小心带倒了桌面上未旋上的祖马龙,香气在桌面和地板上流淌,洇湿了她小臂上的一片真丝绉纱。

王春燕啧一声,弯下腰捡起滚在地上的香水瓶。

还剩大半的液体只剩下瓶底了,独属于葡萄柚的丰润气息裹挟着白苍兰和野玫瑰冲到她鼻下,让她怜惜,一角记忆仿佛被隐隐挑起。似乎是某个人身上熟悉的香气,缭绕在精致的耳垂和柔软的金发上,勾得人心痒难耐。

浴室中哗哗的水声恨不得将白蒙蒙的热气塞满每一块瓷砖的缝隙。玻璃镜子上被白雾覆盖,王春燕伸手擦一擦,好像抹去一层洁白的糖霜。

镜中映出二十六岁的王春燕的身体。

她的手指自胯轻轻向上游走至咽喉,纤细的骨骼上覆着凝脂般的肌肤,有着一拗而折的脆弱和触目惊心的美感。

这是时尚界的女人最为钟爱的身材,病态的瘦削骨感和令人疯狂的美丽在荷鲁斯的秤上,被虚荣和苛刻的砝码压到了平衡。

王春燕用化妆棉沾了贝德玛的卸妆水,轻轻按在浓艳妆饰的眼上。迷蒙的蒸汽冲得眼球发酸,脑仁儿也昏昏然起来。

就这么没由来地又想起了罗莎·柯克兰。半睡半醒间,她竟蓦然感觉还是七八年前的一个除夕夜,绚丽的烟火在墨水蓝的天际嘭嘭爆炸,她穿着ALL SIANTS的浅灰色大衣,咬着一串被琥珀色的冰糖裹得玲珑剔透的糖葫芦,将头靠在身边人的Burberry羊绒披肩上,脸颊被垂落的金色长发蹭得发痒。

“春燕。”她听见女子优雅如教科书的英音,在人群的喧闹和欢笑中轻敲着她的耳膜,“其实……可以和你一起看上几十年的烟花也挺不错的。”

她转头,轻轻吻住被唐人街的红光映得满面飞霞的英伦美人。唇齿厮磨,似乎想死死锁住这一段红颜绿鬓、强说哀愁的时光。

王春燕的头慢慢向下坠去,猛地一晃。

再睁开双眼,依旧是白雾腾腾的浴室,面前的镜子又结满了一团团的白花。

眼妆已经卸得很干净了,素颜上只剩下一弯红唇。她的手指轻轻抚上唇瓣,Christian Louboutin的指甲油和口红相映,像用红色天鹅绒托着卡门·露西娅。

总觉得可惜。

毕竟是那个人的唇舌,在几个小时前还在其上流连婉转。下一次,王春燕不敢保证她不可能再等六年。

三百六十五天乘以八,岁月洪流足以淹没无数回忆的亚特兰蒂斯,时光熔岩足以埋葬无数感情的庞贝城。

从一开始自己便是一角掺杂着蛛网的尘土,却不经意间邂逅了一个本不属于自己的衣香鬓影、纸醉金迷的世界。她本会在一次次没有结果的溯洄中知难而返,偏偏上帝手起牌乱,让罗莎·柯克兰莫名其妙地向她走来,垂下柔软的青枝。

她曾也沉浸在这段在晦暗的角落悄然绽放的、难以向外人言明的感情,却终究是在被卧在甜蜜花蕊中有关卑微、偏见、妒忌的毒虫折磨了两年后,主动离开牛津镇的那座阁楼,离开了七百多个日夜的、曾特属于情人之间的所有缠绵或悱恻。

王春燕将下巴抵在浴缸雪白的边沿上,缓缓合了眼又睁开。明明肉*体叫嚣着疲倦,渴望着一席柔而暖的床枕,精神却活跃得要命,和罗莎·柯克兰相处的每一处细节都被细细地翻检、摊开,惹得人心浮气躁得难受。

“罗莎那个死妖孽。”她气呼呼地踹了一下,水便溢出了浴缸,溅得到处都是。

王春燕环抱住双腿,糯米细齿啃着膝盖,脑海里浮现的除了那双碧色的眼眸竟再无其他。


伦敦的清晨从静谧的白雪中惊醒。一大群灰蓝色的鸽子从远处树林的黑色剪影中飞起,翅膀上被冬阳镀了一层金边。

年轻的姑娘们靓装丽服,拎着她们所为之工作的奢侈大牌的最新款手袋行色匆匆,轻笑着讨论今日的早餐是七粒杏仁还是半根香蕉。浅驼色、黑色、红色、白色组成的苏格兰格子,不张扬、不妩媚,只是一股骨子里的优雅矜贵。

司机为金发美人打开Rolls Royce的车门。如匕首般锋利的鞋跟落在地面上,镜面似的黑色大理石印着鞋底勾魂夺魄的红色。不远处正要进门的几个女孩立刻停下脚步,敛起笑容,毕恭毕敬地道一声:“罗莎小姐。”

罗莎目不斜视径自走过,黑色加长款Heritage Trench风衣飞起一角,露出浅驼色细山羊绒连衣裙的裙摆。

创意总监专属的办公室中,助理收好罗莎的风衣,又端上一杯散发着袅袅热气的阿萨姆红茶。罗莎端起那只明顿骨瓷茶杯轻轻啜饮一口,就着浓稠鲜亮的余味开始翻看本年度的市场反馈。

助理还在絮絮念着今天的日程安排,罗莎沉默着,突然说:“英版Runway三天前说过年度刊要用三版篇幅做我们的专访吧。”

这便是罗莎·柯克兰令人闻风丧胆的一项过人之处——她擅长同时完美利落地处理多项事务。你和她汇报工作时她貌似因忙于其他事务而听得心不在焉,但若你含混或遗漏某一处细节,她会立刻不留情面地指出,并像一尾捕捉住猎物气息的毒蛇一般追问不穷。

年轻助理的额角瞬间滑过一丝冷汗,精心妆饰的眉眼透露出难以掩藏的心虚。她斟酌一下字句,慢慢道:“英版Runway在和法版Runway的波诺弗瓦主编商议后,在十五分钟前通知我们取消专访,改为和Paul Smith等一起……”

罗莎抽出一支铅笔在市场反馈报告上做了几处标记,面无表情地打断助理的话:“版幅多少?”

助理被噎了一下,只好低声道:“只有一版。”

啪咔一声,罗莎的动作一顿。

几秒过后,她将笔芯折断了的铅笔递给助理,声音没有一丝起伏,像一具沉在北冰洋中的死尸:“给我把铅笔削一下。”




——————————————————

这次更新拖了很久,以后会固定下来一周双更,间隔不定。若有特殊情况会提前说明的。

大概是因为时尚圈背景设定的原因,说实话我也不是很了解,很多细节都是在度娘上现学现卖的,还真学习了不少(主要是资产阶级令我钱包好心痛)……如果有什么地方不妥的话,一定要给我指出来哈,O(∩_∩)O谢谢~



评论(12)
热度(24)

© 河西玖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