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情的宅姬腐

【朝耀·女体】CARNELIANS Chapter 2 (1)

人物ooc什么的……我也对自己绝望了,就这样吧。

预警:本更有男体登场,猜猜是谁呗。

——————————————————




罗莎最后还是不得不同英版Runway的主编亲自通话。

哪怕伦敦不算温和的冬季足以使人们呼出的热气结成一团团白雾,这座位于Westminster中心的写字楼内永远维持着最宜人的温度。穿梭于Horseferry House的男男女女身着各种重磅真丝或薄羊绒的高定,用鲜亮衣冠所捏造的外壳来假装天真和不食人间烟火。

罗莎起身慢慢踱步到窗前,以左肩为支点斜倚在黑色的窗棂上。因着不得不举着手机的缘故,CAMÉLIA系列的手镯从伶仃的手腕上无声滑落,纤细的白金链条挂在骨骼兀起的右肘上,垂下缟玛瑙雕成的山茶花,楚楚绽放成嘉柏丽尔·香奈儿生前最为钟爱的模样。

电话那头是英版Runway新上任不足三个月的主编爱丽丝·瓦尔加斯。年轻的意大利女孩儿眼光独到、能力出众,在时尚圈的年轻一代中称得上翘楚。但是么……

她是波诺弗瓦一手栽培的后辈。

法国版Runway的一家独大,还是这六七年间发生的事儿,尤以波诺弗瓦任主编后愈发气焰嚣张,恨不得凭一沓印装精美的铜版纸就统治整个时尚界。人们不得不承认索朗弗瓦斯·波诺弗瓦的法版Runway无论是对大牌设计师的风评还是模特的褒贬话语权的掌控,都是不争的权威。

单凭资历,爱丽丝再过个一年两载的也绝对混不到主编的位置。明眼人都知道这少不得波诺弗瓦的助力。酸气冲天的不在少数,可坐拥世界花都的法国女人的脸面,岂是谁都敢抓挠的?

除了动不动就和她互掐得满脸刮花的罗莎·柯克兰。

老实说,当电话那头年轻的意大利姑娘的声音开始染上哭腔时,罗莎有过一瞬即逝的怜悯。

哪怕年少即身居高位,可怜的爱丽丝也不过是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为了让身处英国的罗莎·柯克兰过不舒坦而费尽心思顶上的一枚棋子。两个在时尚圈修炼多年的魔女隔着长350英里、宽150英里的英吉利海峡斗得总显得有些鞭长难及,倒是乐得有爱丽丝这么一个倒霉角色做媒介,明火暗刀,不亦乐乎。

“听着,姑娘。”罗莎很满意对方识趣的妥协,收了一点咄咄逼人的气势,但一口伦敦腔还是像一把寒光嗖嗖乱飞的刀子,“告诉索朗弗瓦斯·波诺弗瓦那只花孔雀,少把她那只刚除完毛的爪子伸得那么长,还是老实地蹲在巴黎那个满街屎*尿的窝里下蛋吧。”

金发碧眼的美女蛇神清气爽地按断通话时,分针刚刚走过走过90°。

总监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推开,黑发棕肤的年轻姑娘恭敬地为罗莎斟上又一杯阿萨姆红茶。罗莎捏着手机,漫不经心地问一句:“什么名字?”

“塞茜露,罗莎小姐。”新助理的声音因为紧张绷得有点紧,像一卷没上好油就急哄哄开始转动的传送带。

罗莎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

就在十五分钟三十秒前,那个和英版Runway交涉失败的姑娘哭丧着一张浓妆的脸走出了罗莎·柯克兰的办公室。她那刻薄的上司刚刚用不到一百词的、极具语言艺术的几句话了结了她总监助理的身份,并在总结时特意强调了时间的重要性,以委婉地暗示她抓紧时间收拾东西滚蛋。

十五分钟三十秒后,身着Versace套装的新助理就如一道被精心烹饪的珍馐,被人事部谄媚地呈在罗莎·柯克兰面前。

为罗莎·柯克兰寻一个新助理何其易,又何其不易。

哪怕毒蛇一样的罗莎·柯克兰被外界的舆论和风传描摹得可怖了十倍,依旧有大把涉世未深的年轻姑娘们抱着一腔傻气的天真蹲守在人事部。前一个阵亡,后面的人就争得头破血流地往上挤。

真是strawberry jelly一样甜美单纯的大脑哟。可怜的女孩儿,以为时尚便是那一裙裙霓裳羽衣或一缕缕蝉衫麟带。殊不知这每一脚针线、每一握绫罗,尽是笑影里的刀光、秋波中的剑雨。

塞茜露有些局促地低下头,盯着足上Roger Vivier踝靴的金属方扣。过了一小会儿,她的耳畔传来罗莎夹杂着冰碴子的声音:“你的工作就是倒了杯红茶后赖在这儿不走吗?”

女孩儿迅速红了脸,抬起头,看见罗莎面无表情地用笔戳了戳三个砖头厚的大文件夹。塞茜露赶忙上前搬了起来。

罗莎低头迅速处理着自己手头上的工作,头也不抬地吩咐道:“整理分类后录入电脑,每个部门主管发一份,下午三点二十分开会要用。叫市场总监三分钟之内来我办公室……”

这时她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来了一条短信。

罗莎顿一下,瞥了一眼,又继续道:“……不,五分钟之内。让他给我解释清楚这市场报告为什么像伦敦糟糕的天气一样模糊不清,是他瞎还是我瞎。午餐在威斯特敏斯特区定一家意大利餐厅,Gucci的三个设计师上午不知道什么时候来,让接待部随时做好准备……”

塞茜露不停点头,一边用脑子拼命地记着她所说的每一个字,一边暗自痛恨手上沉重的文件夹让她无法拿出笔记本记录。待罗莎讲完,她艰难地说一声“是,罗莎小姐”,然后转身,走了两步后又停在了办公室门前。

正当她绞尽脑汁地思考如何腾出一只手开门而不放下手中的文件夹时,她听见身后的人似乎离开了座位。接着,一只象牙样白皙的手搭上了门把手,为她开了门。

塞茜露为上司这不太符合传说中的画风的行为楞住了。罗莎面不改色地扶一扶塞茜露怀中即将滑下来的位于顶部的文件夹,转身离开:“记得吩咐餐厅把菜只做半份。你的上上任就是因为这个被炒的。”

门被咔哒一声轻轻扣上。罗莎又盯了几秒钟手机上的那条短信,面色阴晴不定地回拨了那个号码。

电话被很快接听,对方没什么犹豫地开口:“罗莎?”

罗莎突然有些后悔打这个无关紧要的电话,却还是不得不耐着性子开口:“直接打电话就行了,为什么要发短信?回电话很麻烦的。”

对方的声音像一道被计算机精心设计的程序,低沉磁性,却也冷冰冰的听不出什么感情:“我刚才在和事务所的几个高层开会,以防你也在开会才发的短信。”

“什么事?”罗莎不再啰嗦,单刀直入。

对方踌躇了一两秒,似乎在组织语言,然后道:“也不是大事……父亲今晚叫你回家吃晚饭。”

“哼?”罗莎蹙眉翻着几个新晋设计师的草稿,好不容易按捺住把这些设计稿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的欲望,“他大概忘了去年圣诞节是谁和我大吵一架后让我滚出去的。”

“你也有不对的地方。父亲年纪大了,你毕竟是柯克兰家的人,能多担待就多担待些吧。”对方的话有些一语双关。

罗莎沉默了一下,又道:“下个月就圣诞节了,我非今晚回去吗?”

“我恐怕是的。”电话那头顿了一下,又说了些话,罗莎捏着手机的手指渐渐用力,指节泛起了不健康的苍白。

她的双眼盯着窗外晦暗如一坨沉铅的天空,红唇微启:“我下午茶后回去。”




——————————————————

这拖了很久的一章,最近事儿太多了。

额,似乎成了罗莎的专场。其实这一章对罗莎的性格以及经历有很多铺垫的,包括罗莎在结尾通的那番电话,有很多值得分析的。欢迎小天使们把你们想到的说出来哦,看看你们谁猜对了。

(还有……这章本来应该7月20日发的,但我手残地在“定时发布”中点成了8月……所以今天刚发现……我错了, @冰封☆血欲 妹子,保证以后不拖更!)




















评论(10)
热度(14)

© 河西玖郎 | Powered by LOFTER